雪缀云装万萼轻
作者: 钟华平 发布时间:2013-03-13

  樱花,别名山樱花,蔷薇科樱桃属樱桃亚属的一种植物,原产北半球温带环喜马拉雅山地区,在世界各地都有栽培。樱花为落叶乔木,树皮紫褐色,花叶互生,边缘有芒齿,表面深绿色,有光泽。花每支三五朵,成伞状花序,花瓣先端有缺刻,花色多为白色、红色。花于3月与叶同放或叶后开花。樱花花色幽香艳丽,常用于园林观赏。
  樱花被作为春天的象征,整棵樱花树从开花到全谢大约16天左右,形成樱花边开边落的特点。也正是这一特点,才使樱花不仅因其妩媚娇艳让人艳羡不已,更重要的是对其经历短暂的灿烂后随即凋谢——死在最美的一刻的“壮烈”心存五味。所以,樱花花语云:生命、幸福一生一世永不放弃,命运的法则就是循环。
  中国古诗对樱花多有赞美。李煜《谢新恩》云:“樱花落尽阶前月, 象床愁倚薰笼。远似去年今日,恨还同。 双鬟不整云憔悴, 泪沾红抹胸。 何处相思苦,纱窗醉梦中。”晚唐著名诗人李商隐感叹:“何处哀筝随急管, 樱花永巷垂杨岸。 东家老女嫁不售,白日当天三月半。 溧阳公主年十四, 清明暖后同墙看。归来展转到五更,梁间燕子闻长叹。 ”南宋诗人赵师秀《采桑子》:“梅花谢后樱花绽,浅浅匀红。试手天工。百卉千葩一信通。馀寒未许开舒妥,怨雨愁风。结子筠笼。万颗匀圆讶许同。 ” 苏曼殊的《樱花落》:“十日樱花作意开,绕花岂惜日千回?昨来风雨偏相厄,谁向人天诉此哀?忍见胡沙埋艳骨,休将清泪滴深杯。多情漫向他年忆,一寸春心早巳灰。”
  近人徐书信曾写下四首绝句畅谈赏樱感想:“透绿窗纱暖暖风,廊桥明月又朦胧。隔栏依树谁家女,羞落樱花碧水中(《七绝•落红樱》)” 。“观鼎桥头三月晨,古彭诗会恰逢春。 樱花似贝如潮涌,惊煞南园赶海人(《七绝•樱花诗会》)”。“樱灿惊三月,如霞丽质柔。凋零香殒日,壮烈更风流(《五绝•樱花颂》)”。“瀑布樱花别样荣,枝繁蕊茂出东瀛。谁怜妩媚情中物,如雨霏霏落地坪(《七绝•题樱花》)”。
  薛刚还专门写了《樱之恋赋序》:
  彭城樱花之林植于马鹏山麓,乃东瀛友士横海所贻。每于清明前后,条风布暖之际,华发烂漫,开谢一时,历半月而委褪,芳烈而净索,撼人不已。忆昔南湖求学之隙,与同班赏游,至彭园樱林皆喜诧焉,怡然留影。今春独至,茕茕一人,观此佳境,故感也多,其辞曰:
  盖造物之多情兮,化初春之“恋”樱。实大块之殊气兮,生特质而纯清。长璀璨于东瀛兮,幸辗转于兹岭。薰风三月,节属清明。彭祖园内,莺飞草醒。漫蔚然之云举,布半山之琳琼。缀便曼之千态,澹素雅之万种。炫丽景之弥望,泛芳馨之殷浓。花叶互生而交森,琼苞含润而雍融。早替寒梅之零落,传报春声;乃祛严冬之晦闷,已昭憧憬。朵朵撩游人之妙绪,枝枝唤览者之意兴。
  故而潘园九蹊,不言之道斯存;樱花七日,不绝之韵乃有。夫澄白兮皎比明月,霏红兮灿似霞驳。类嫦娥之下凡,胜贵妃之醉酡。靓质旷绝,烁浮阳之雪光;雕容自持,矜微霭之贞色。芳仪敷舒,尽展素约。厌尔桃夭李艳,而绝蜂绕蝶谒。虽和颜之可即,近观焉而莫亵。
  忽而东风至焉,含姿影摇。玉仪辞条,落舞飞雪照碧空;曼妙别枝,散作烟霞掩斜阳。不待生之憔悴,不执香之魂销。心向高天,怀素之志已扬;身寄净土,不染之道已彰。蹈清白以为尚,纵零落而存洁,虽风尘之欲秽,然与之曰何有邪?
  夫元运弗息,四时代序,物何盛而不衰?贵乎当盛而谢,纵心浩然。遗芳影于尘世,践履生之壮烈。夫花之烈者莫若樱,情之贞者莫若恋。樱得恋之名岂非宜乎?作歌曰:
  寒梅落后报春光,
  不迎春斗芬芳。
  开谢去来抱贞志,
  竟得恋名意已扬。
  东湖磨山、武大、华农樱花正盛开,何不踏青赏樱去!


编辑: 钟华平
文章出处: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

整站检索
高级搜索

法官摄影

法官风采

法官书画